此刻计时器显示比赛进行到77分钟,球场上的22名球员突然停止了攻防开始相互传球,甚至开始聚在一起有说有笑地聊天。

这样的局面维持了13分钟,直至90分钟,没有补时,裁判吹响了全场比赛结束的哨音。

这是周六举行的德甲联赛第24轮,霍芬海姆主场迎战拜仁慕尼黑比赛的最后13分钟。2020年2月29日,在这个四年一遇的特殊日子里,我们见证了德甲57年历史上前无古人的一幕。

这本是一场拜仁慕尼黑6:0血虐霍村的比赛,疯狂的进球之后本是客队球迷尽情欢庆胜利的时刻,但一些远道而来的拜仁极端球迷的行为并非如此,直接催生了一出“闹剧”——比赛第67分钟,极端球迷将侮辱性标语打出,拜仁主帅弗里克跑到球迷看台前予以制止。但比赛进行到77分钟,标语再一次被挂上了看台。勒沃库森客场球衣这一举动彻底激怒了拜仁的教练和球员。

在更衣室停留约10分钟后,两队队长与当值裁判和一些官员协商后决定以互相传球的方式结束比赛,以此表达对极端球迷的抗议。

拜仁球迷的举动,只是近期德甲联赛抵制霍芬海姆老板霍普的一系列行动的最高潮。在本轮拜仁与霍芬海姆比赛的同时,多特蒙德球迷在主场与弗莱堡的比赛中也竖起了反对霍普和德国足协的标语,同样的一幕还出现在本轮科隆与沙尔克04的比赛中。

故事的主角,霍芬海姆,从2008年升入德甲之后,就不断遭到德国传统球迷的抵制,为何到近期又集中爆发?

德甲中国区内容运营总监秦游夏向懒熊体育表示,一张德国足协给多特蒙德开出的罚单成为点燃球迷情绪的导火索。2月20日,由于此前多特蒙德球迷屡次对霍普进行攻击,德国足协在未来两个赛季禁止多特蒙德球迷去往霍芬海姆主场观战,并且开出了5万欧元的罚单,而由此引发的霍芬海姆球票收入的减少,也将由多特蒙德一力承担。

“多特蒙德作为一支来自鲁尔区的球队,球迷性格耿直,”秦游夏向懒熊体育解释了多特球迷反对霍普的原因,“他们自认为是德甲传统球队的代表,应该捍卫传统球队的价值。”

1998年以前,德甲俱乐部大多为会员制,此后德国足协进行改革,允许俱乐部旗下球队改为股份制。但规定球队母俱乐部在球队事务中必拥有超过50%的决定权。设置这一规定的目的是为了保护俱乐部会员权益,防止资本力量垄断德甲球队。

我们熟知的拜仁慕尼黑足球队(FCB AG)就是一家私人持有的股份制公司,拜仁慕尼黑俱乐部(FC Bayern München eV)占有其75%的股份,剩余25%的股份分别由拜仁三家主要赞助商阿迪达斯、奥迪和安联集团拥有。

多特蒙德较为特殊,它是德甲唯一一家上市公司,其决定权100%归属于俱乐部。近来多特蒙德刚刚宣布引入第二球衣赞助商通讯公司1&1,原本的赞助商Evonik将只在欧冠和德国杯球衣上出现。而Evonik也出售了俱乐部4.95%的股份(减持后仍有9.83%的股份),并将减少对多特的赞助费用,这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只持股,并没有俱乐部事务决定权——投资足球俱乐部更像是一种纯正的市场营销行为或者财务投资。

不过也有例外。勒沃库森和沃尔夫斯堡可以说是德甲中的另类球队,两支球队分别隶属于拜耳公司和大众汽车集团。正是因为这两支球队的长期存在,50+1法案中才出现了特例——“勒沃库森法规”。2011年,经过一次修改后,该特别条款最终变成:一家企业连续经营俱乐部超过20年,并产生重要的影响,就可申请豁免50+1法案的约束。

霍芬海姆俱乐部和它的老板霍普,正是这条特例的受益者,但也因此成为众矢之的。

霍普是SAP公司的创始人,该公司在全球企业资源管理软件领域常年位列前三名。霍普本人在2019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位列96位,其身价达到147亿美元。

年轻时的霍普曾作为球员在霍芬海姆效力,1989年开始投资俱乐部。2000年开始,霍普加大了对霍芬海姆的投资,帮助球队新建球场、训练中心等,帮助球队从第五级别联赛升上德甲,2008-09赛季上演了升班马奇迹,成为当赛季的半程冠军。2015年,握有俱乐部96%股权的霍普终于跳出了50+1政策的约束,掌握了同等比值的决定权。

即将年满80岁的亿万富翁霍普,本可选择一种更安逸的方式度过自己的晚年,却因为投资足球的行为遭到了德国保守球迷的攻击。在上轮门兴德拉德巴赫主场对阵霍芬海姆的比赛中,激进的门兴球迷甚至打出了带有死亡威胁意味的标语。在霍普的投入下,霍芬海姆稳居德甲行列,并且打造出了完备的青训体系。《图片报》称赞霍普为德国足坛最具浪漫主义情怀的投资人。

与霍普受到相似待遇的还有德甲新贵RB莱比锡。这家由红牛公司收购的俱乐部,从创立之初就成为了德国足坛的“公敌”。红牛公司在2009年收购了一家地区级别联赛球队(地区联赛级别以下的球队不受德国足协的参赛牌照规管),将球队名称更改为RasenBallsport Leipzig(莱比锡草地球类运动),缩写RB莱比锡。这一举动规避了禁止企业冠名的要求,但RB两个字母的组合很明显就是在指代红牛(Red Bull)公司。

为规避50+1政策,红牛集团虽不掌握俱乐部超过半数的决定权,但设置了接近1000欧元一年的会员费后,俱乐部具有决定权的会员只有17名,且这些人都与红牛有着直接关系。如此一来俱乐部的决定权仍然归属于红牛集团。

以闯入者身份进入德甲后,莱比锡自然成为传统球迷攻击的对象,甚至一度转移了后者对霍芬海姆的炮火。

本赛季门兴客场挑战莱比锡的比赛中,远征的门兴球迷全场嘘声不断,并且打出横幅表示着自己的不满。柏林联合球迷打出“在莱比锡足球已死”的标语,抬着棺材在莱比锡街头游行。

对于这种现象,肆客足球创始人颜强对懒熊体育表示:“这是整个德国社会多年来文化和社会价值观积累所带来的结果。不同足球俱乐部有不同的运行方式,这与当地的文化传承、社会环境和经济结构有十分密切的关系。”

2018年,德国足协曾召开会议讨论是否改革50+1的问题,德甲、德乙36家俱乐部中有32家投出了反对票。

尽管受益于50+1政策,使得拜仁慕尼黑得以常年垄断德甲霸主地位。但其CEO、德国足球名宿鲁梅尼格曾多次呼吁改革,但响应者寥寥。拜仁在联赛中最大的对手多特蒙德一直都是改革的反对者。

就在本赛季,另外一件也是由于50+1政策间接导致的轰动事件发生在柏林。2月11日,本赛季中途接手柏林赫塔的前德国队主帅克林斯曼在上任10周后便宣布辞职。而不满体育主管过多插手其工作,俱乐部职权分配不明确是他辞职的主要原因。柏林赫塔新股东温德霍斯特虽然可以给克林斯曼足够的转会资金,但他仍无法决定授予克林斯曼更多的权力。离开祖国多年的克林斯曼已无法适应德国足球特有的传统。

想要挑战传统何其艰难。从1997年便开始投资汉诺威96,拥有超过80%股权的金德一直希望推动50+1政策的改革,以便让自己掌握俱乐部决定权。但多年以来,他除了推动了“勒沃库森法规”的修改,便再没取得进展。上周六,金德卸任汉诺威俱乐部主席。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这个周末拜仁极端球迷的行为将观点分歧推向了高潮,一场被迫中断的比赛再一次点燃人们对于50+1政策的讨论。

颜强对懒熊体育表示:“现在很难判断50+1政策对德国足球好还是不好,这个话题在现在的德国根本不可能有结论,这将是一个会长期探讨的问题。”

秦游夏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如果因为这个事件就让50+1政策陷落,这是德甲联盟打自己的脸。这个事件是由部分极端球迷引出,很难让德国足球去讨论或者修改50+1政策。德国足协会在相关(极端球迷)的管理上采取力度比较大的措施,至于50+1政策,还需从长计议。”

50+1政策让德甲联赛成为世界上最健康的联赛,但也一度让德甲俱乐部竞争力有所下降。至于何时能撬动这一政策,连“南大王”的拜仁都无力推动,长远来看,恐怕需要等待更多像霍芬海姆、莱比锡这样的球队出现,方能推动挑战者阵营获得下一步的进展。

期待您加入36氪官方创始人社群EClub,链接有价值的创业者与投资人,让创业更简单!详情请戳。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coustic-guitar-weddings.com/,凯因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