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之神迈克尔·乔丹的纪录片《The Last Dance(最后之舞)》已经在腾讯体育独家更新到了九、十两集最终篇。

这两集主要讲述的是乔丹与公牛在97、98赛季经历过的起起伏伏,他们也曾遇到过不少强劲的对手,虽然飞人最后都带领球队取得了胜利,但是过程可并没有我们看上去的那么轻松。

97年乔丹著名的“流感之战”,其实是在对阵犹他爵士队的系列赛时遭遇了食物中毒。在GAME 5天王山之战赛前,乔丹与助理、好友以及安保人员们在酒店房间里,他突然感到饿了。

然而酒店那时候没有客房服务,于是身边的朋友们便帮他一家一家打电话联系到了唯一一家还开着门的披萨店,定了一份披萨,就是这一份披萨,差点改变了公牛的传奇。其实在第一时间,乔丹的私人训练师格罗弗就觉察到了不对劲,因为一份披萨,却有五位外卖员来送,他们都在门口张望着想要看到房间里的乔丹。

但是乔丹还是一个人吃下了那份披萨,随后夜里他便痛苦难耐,上吐下泻,接着就是大家熟悉的“流感之战”了,这一年的系列赛,乔丹带领着公牛众将击败了强劲的犹他爵士队并最终夺得总冠军。

到了98年,也就是真正的“最后之舞”,之所以说它是最后之舞,是因为在赛季之初,时任公牛队总经理杰里·克劳斯就表示不会与禅师续约,并准备拆散这支队伍,进行重建,即使球队这一赛季常规赛82胜10负,结果也是一样,因此禅师将这一赛季的主题定为“最后一舞”,众多球迷也认为这会是篮球之神的最后一个赛季。

不过乔丹本人可不这样想,他认为自己本来应该拿到第七冠的,98年的他并不应该去退役,而是应该继续打下去、与公牛队一起继续赢下去,然而至今他也无法理解为何克劳斯要将球队拆散重建。

无论如何,即使克劳斯最后的这一决定再受人诟病,他也的确是缔造公牛王朝的一位核心人物,没有他很难有这样一段公牛传奇,他是一位识得千里马的伯乐。

乔丹在初入联盟时希望自己的球队能够有一天像湖人队、费城76人队或者凯尔特人队那样受人尊重,事实是他们做到了,芝加哥公牛队在十年内两次三连冠,已经成为不可复制的传奇。

在《最后之舞》纪录片中,球鞋彩蛋细节随处可见,影片也特意为鞋迷们带来了不少与乔丹有关的球鞋故事,下面小编就为大家盘点最后两集中出现的十个球鞋彩蛋吧:

1998年,东部决赛上公牛对阵步行者,雷吉·米勒与迈克尔·乔丹的交锋成为了一大亮点,他们在场上彼此施加压力,对喷垃圾话甚至互相推搡,雷吉·米勒也在一场比赛的关键时刻摆脱乔丹献上了一记三分准绝杀,令“老流氓”非常生气。

不过两人虽为场上的“宿敌”,但在生活中却有着不错的关系,见面时也会彼此拥抱致意。

更重要的是,雷吉·米勒非常喜欢穿着Air Jordan鞋款,在众多的比赛中他都曾上脚,并且真正成为了Jordan Brand的代言人。

科尔执教的金州勇士队,近几年来打出了无数的逆天表现,成就了全新的传奇,不过这位顶尖的教练,曾经也是乔丹身边的顶尖射手。

他通过不懈的努力,在球队中获得了自己的位置,1997年的总决赛上,即将执行一个关键战术时,乔丹明白自己将会被包夹,德雷克斯勒于是悄悄提醒科尔,一会儿有可能会把球给他,科尔非常激动,表示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发球后,果不其然乔丹遭到了包夹,于是他果断把球传给了科尔,手起刀落,球进,科尔帮助公牛队稳住胜局,最终拿下了97年的NBA总冠军。

其实他与乔丹的羁绊,也不止是队友那么简单,乔丹给他的压力是前所未有的,尤其在前期每一次训练都会找他的麻烦,然而科尔却不是软柿子,于是他直接用拳头回击了乔丹,没想到这一次互殴,却让乔丹真正确信眼前的科尔是块硬骨头,值得信任。

事实上,他们的确是一类人,科尔在数年后再次证明自己值得最好的球队,而在今年年初乔丹的门徒科比不幸遇难之后,科尔也穿上了Nike Kobe A.D NXT FastFit在场边执教以缅怀黑曼巴。

在西方人的眼中,“13”是一个不吉利的数字,因此乔丹的第十三代签名球鞋,也曾被一些人称为“厄运战靴”。事实上,这双Air Jordan 13还是在97~98赛季陪伴乔丹征战了绝大部分的比赛,不过我们都知道,最后夺冠之时乔丹穿上的却是Air Jordan 14。

因为在东决的时候,公牛对阵步行者,雷吉·米勒一把推开乔丹完成一记关键三分,而乔丹在最后时刻想要扳回比分,穿着Air Jordan 13黑红配色高高跃起三分出手,篮球却涮框而出,令他非常懊恼。

艰难战胜步行者之后,进入总决赛,在对上爵士的时候,公牛顺风顺水,打出了非常精彩的表现,其中穿上Air Jordan 14的第二场更是打出了极为夸张的分差,而到了天王山之战,换回Air Jordan 13的乔丹本打算直接把总冠军戒指在主场拿下,但却遭遇了“滑铁卢”,让比赛又被拉回了犹他的“魔鬼主场”。

98年的“最后之舞”,镜头自然也找到了乔丹的儿子与女儿,通常这样重要的比赛球星都会把孩子们带在身边。

不过那一次年龄稍小的两个儿子却没有去到犹他爵士主场为父亲加油,一方面是他们还在上学,而另一方面就是他们的母亲非常明白,这个“魔鬼主场”会是怎样的画面。

其实说到乔丹的儿子,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coustic-guitar-weddings.com/,德雷克斯勒球迷们都曾经幻想过他们能够子承父业,创造新的NBA神话,不过马库斯·乔丹却是选择了另一种方式的“子承父业”,他在奥兰多开了一家鞋店,名叫Trophy Room,并与Jordan Brand合作推出了多双专属限定鞋款。

开篇提到的,乔丹在1997年季后赛对阵爵士时,在客场遭遇食物中毒,只不过球队方面在当时没有将信息透露给媒体,只说是乔丹患上了流感,因此严格意义上来说一直被叫做“流感之战”配色的这双黑红Air Jordan 12应该改名为“中毒之战”了。

事实上当时带病上场的乔丹本来只想作为一枚“诱饵”在场上牵引对手的注意力,然而篮球在手之后的他却渐入佳境,打出了超神的一战。

上场44分钟拿下38分,大量得分来自比赛后段关键时间,比赛结束之后才敢放松下来的乔丹走了几步便倒向了皮蓬,被扶着才回到了场边座椅,足以见得篮球之神的精神有多强大。

2009年与乔丹一同入选篮球名人堂的约翰·斯托克顿,在当年绝对算得上是乔丹以及公牛的劲敌,他的传球功力极强,经常送出一些神奇的助攻。在与公牛打总决赛的时候,他就曾传出一记完美的长传,跨越全场直接送到了卡尔·马龙手中上篮命中。

这位传奇控卫,在1998年上脚一双Nike Air Props Uptempo鞋款,这双球鞋在当年售价75美元,外观非常低调,搭载Air Sole气垫缓震,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一款球鞋,斯托克顿却一直从98年穿到了03年退役,可见这双球鞋对他的重要意义以及他个人对这一鞋款的喜爱程度。

在1998年的总决赛上,公牛队的大前锋罗德曼突然在第三场比赛后消失,训练不出席,球队上下谁也找不到他。

原来任性的“大虫”是跑去与胡克·霍根组队打剧本摔角去了,这让禅师非常恼火,媒体也一直抓住这个点不放,在他回到球队之后给他了不小的压力。

但罗德曼岂是常人,他在回归比赛之后又瞬间变了个人,与卡尔·马龙对位,两人激烈拼抢、疯狂竞争,打出了一轮超级精彩的对决

“邮差”马龙职业生涯代言过众多的球鞋品牌,有匡威、斯凯奇、拉盖尔、APEX以及DADA等等,而在去年,Adidas还专门推出了一款“邮差”配色的米切尔一代战靴致敬马龙。

98年赛后,乔丹在更衣室里遇到了“小李子”莱昂纳多,当时还是小鲜肉的他在看完比赛之后特意跑来祝贺乔丹。

其实“小李子”在当年篮球也打得不赖,“像猎豹一样冷静地移动”,也向乔丹进行了致敬,穿着一双经典Converse Chuck Taylor All Star打球的他,帅气又不羁,

在98年的总决赛上,乔丹不单单只穿了整个赛季都在穿的Air Jordan 13,还尝试换上了全新的Air Jordan 14战靴,效果非常好,无论是性能上的帮助还是心理上的加成,乔丹穿着Air Jordan 14的比赛都发挥得非常好。

到了第六场,前一场在主场失利的乔丹脱下了Air Jordan 13,换上了这双黑红配色的Air Jordan 14,斯托克顿球鞋神话开始上演,篮球之神在比赛最后的关键时刻,变向、突破、急停,晃开对手之后,一记大心脏跳投稳稳命中,他的“最后之舞”拿下了第六座冠军奖杯。

“最后一投”承载了太多,这支球队在经历了最后一个不平凡的赛季之后,逐步瓦解,开始重建,无论是98公牛的球员们还是无数的球迷们,都非常希望有这样的一个时刻,真正为这段传奇画上完美的句号。

《最后之舞》纪录片中,首尾呼应,第一集与最后一集了中,都给了乔丹在接受采访时脚上穿的新鞋特写镜头。

正当我们好奇这是一双什么鞋款的时候,EDC陈冠希在INS上晒出了这双全新的Air Jordan Centre Court,这一鞋款看起来非常高级有质感,以休闲网球板鞋为蓝本,在鞋款的配色、质感与细节上加入了不少怀旧点缀,后跟位置融入Air Jordan 1上的飞翼元素,非常与众不同。

当然,除了这些球鞋彩蛋之外,《最后之舞》中还有不少真实还原的丰富细节值得我们去挖掘,赛场故事、球鞋故事背后还蕴藏着很多值得学习的篮球精神。

篮球之神的《最后之舞》纪录片已经告一段落,但是篮球迷们追求“希望”的步伐永远不会停歇。